申请公益基金

“耳再造救助计划”公益基金援助

  • 姓 名  
  • 电 话  
  • 孙女士 186****5894 已援助 五千元

  • 任先生 158****5256 已援助 一万元

  • 张先生 150****4792 已援助 三万元

关于我的做小耳畸形的求医之路

来源:丽都小编

发布于:2020-07-01

  他们都说我很孤僻,因为我看起来总是不太高兴,其实我是自卑,我害怕他们谈论我的耳朵,谈论我的脸,也不喜欢他们每个人一遍遍的来问我,你的耳朵长成这样啊。我很烦,也很难受,后来每次出门的时候我都带上一个帽子,那些周围的陌生人就不会对我的耳朵投以异样的目光了。
  我每天面对我很难看的耳朵,面对周围那些人异样的眼光,我都在想,等我长大了,我一定要拥有一个正常的耳朵。今年3月份,一次残疾人义诊活动里,为我面诊的医生跟我说我的人多和脸都是可以进行手术修复的,做了手术之后,我就可以拥有一个正常的耳朵和脸。
  年前,我的出生让全家人有欢喜也有忧愁。喜的是这个温馨的小家庭诞生了新的生命,愁的是这个呱呱坠地的孩子左耳残缺不全。
  当我年龄还小的时候,我就隐约察觉到我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了。从小村里的其他人就对我的耳朵指指点点,还尽说一些很难听的话。我心里很难受,可是也从来没有反驳过,因为我也确实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去反驳他们。爸爸妈妈几乎花光了我们家的积蓄。
       小耳畸形,手术,图片
       等我长大的时候,我的家人在一次的网络的报道的时候,了解到关于安波博士在对耳畸形公益的演讲,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家人,后来的故事就是我的家人带我去北京。
  安波院长笑着解释说,肋软骨一般取自第6、第7、或第8根肋骨上的一小段,手术所取的肋软骨只是很小的一块,术后不会有太大的创伤,也不会影响我正常的生活,可以放心。
  听完院长的这番话,我们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下来了。之前我已经去过无数家医院咨询面诊,都说难度太大,或者给的手术方案风险太大,我们都没法子接受。安波院长的手术方案,综合考虑过之后,决定就在这里手术。
  手术前一天,给我拍了胸部CT,安波院长说想确定一下我的肋软骨有没有钙化,是否真的适合用来做耳支架。医院的护士还给我做了其他术前的抽血检查,都确定没问题之后,我就开始禁食了,因为是全麻手术,术前要严格控制。
  终于到了第二天,我足足失眠了一整晚,一晚上都在想着手术到底能不能成功,手术后我是不是真的就能有一双正常的耳朵。我的愿望真的很简单很简单,我只想拥有一双健康的耳朵。躺在手术室里,闻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,感觉还是不太真实,我真的就要开始做手术了?安博士进来了,他看到我之后,笑着说,让我放轻松,睡一觉手术就结束了,我点了点头。
  伴随着麻药的作用,一开始还能隐隐约约听见院长和护士的说话声音,渐渐的就失去知觉了,昏睡过去了。再次醒来,我看到爸爸妈妈坐在病床前,莫名有种想哭的冲动。他们说,孩子,你终于能拥有一双健康的耳朵了。那一刻,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,但是我要坚强不能哭,不能让爸妈担心。
      小耳畸形,手术,图片
  接下来就是难熬的术后恢复期了。麻药药效过了之后,其实还挺痛的。爸妈问我的时候,我都说没什么感觉,好在都是在我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。换药的时候,医生给我看了我的新耳朵,这个时候的新耳朵只是有个大致的轮廓,还需经历一段时间的恢复,才能达到较为理想的效果。对比之前残缺的耳朵,我觉得现在这样子我都已经很满足了。
  住了几天院,坚持换药做好护理,然后就出院了。安波院长说还需要定期回来复诊,看看耳朵的恢复情况。看我的恢复情况如何,后期再决定做二期手术的时间。
  大概过了4-5个月吧,我来做了第二期手术。之前因为疫情的关系,医院那边也没办法正常接诊,所以只能将手术时间推迟。后来疫情形势好点了,我就来做了第二期手术。这一次手术也很成功,这次我的耳朵形态和正常耳朵更为相似了。
  现在就在等耳朵慢慢恢复,是否需要做第三期手术,就看我后期的恢复情况了。如果恢复得好,那我的耳朵基本就没问题了。已经熬过了几个月的时光,再坚持坚持又何妨呢?
  做完手术后,我感觉自己的心态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现在的我更加自信了,也能更加坦然的面对别人的目光。我决定了,等我耳朵完全恢复,我要去尝试做我以前没有勇气做的事情,比如说,和喜欢的女孩子谈一段恋爱。未来的事,谁知道呢,总之脚踏实地的走下去吧!
 
 
上一篇:小航的小耳畸形手术后照片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