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请公益基金

“耳再造救助计划”公益基金援助

  • 姓 名  
  • 电 话  
  • 孙女士 186****5894 已援助 五千元

  • 任先生 158****5256 已援助 一万元

  • 张先生 150****4792 已援助 三万元

切尔诺贝利核事故30年 影响仍未远去

来源:丽都小编

发布于:2019-07-26

  1986年4月26日,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四号反应堆爆炸的时候,我才三岁。对辐射的恐惧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。第一次去切尔诺贝利是在2007年,当时我在一家报社做摄影记者,去报道一个政客在当地的活动,自那以后,我就不断找机会返回切尔诺贝利。
  这张照片来自《茵陈的影子》,是我过去八年在切尔诺贝利隔离区和附近的村庄拍摄的一个集合。那一次,我在隔离区的一个村子里住了整整一周,一天都没有离开过。
切尔诺贝利核事故30年 影响仍未远去
  返回切尔诺贝利定居的这些人都很友善, 大自然随处可见,还能享受绝对的安静。在那里,我的生活非常舒适和安逸。一天清晨,我散步去了普里皮亚季河,雾气笼罩着整个河岸,我远远看到一个船型的东西,走了过去开始拍摄。那艘船很大,布满了灰尘,拍摄完毕后,我一转身,又在不远几米处的白杨树林中看到了一艘小船。后来我才意识到,这个村里其实有一个小港口,在灾难发生前,好多船都停泊在这里。爆炸发生后人们被紧急撤离,而这艘正在接受检修的船被留了下来。
  30年前的今日,前苏联切尔诺贝利发生了核事故,使得周边6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壤受到了直接污染,320万人不同程度地受到核辐射的影响。直到如今,核事故的影响仍未远去。
 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30年 影响仍未远去
  不少事故“清理人”壮年早逝
  根据乌克兰卫生部的统计,有2397863人因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患病,其中,453391人是儿童。这些儿童罹患各种各样的疾病:消化道疾病、呼吸道疾病、骨骼问题、眼科疾病、血液疾病、癌症、先天畸形、基因缺陷……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儿童没有一个出生在核事故发生期间,当时,他们的父母都还是孩子。
  事故发生后,苏联总计派出50万人参与清理核污染的工作,最终制止了灾难的蔓延,他们被称为“清理人”。据统计,其中20%于2005年前在三四十岁的壮年逝世。
  65岁的谢尔盖·克拉西尼科夫就是“清理人”中的一员。他当时接到的任务是帮助疏散普里皮亚季的居民。核电站事故一年后,克拉西尼科夫接到命令返回普里皮亚季,后来,他又返回切尔诺贝利。1994年,克拉西尼科夫中风,左半边身体瘫痪,从此要依靠轮椅行动。医疗报告上写着,他的中风和瘫痪是担任“清理人”的直接结果。但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拿到伤残补助。后来,克拉西尼科夫拿到了养老金。他如今每个月能拿5000格里夫纳(乌克兰货币,约合人民币1300元),但光医药费就得花掉3500格里夫纳。
  老人不顾禁令重返家园
  年轻人潜入探险
  切尔诺贝利禁区被严格限制进入,但一些老人怀念故土,在核事故发生不久后陆续偷偷返回家乡。这些“非法居民”的平均年龄达到75岁。管理禁区的机构后来接受了这批老人重返家园的事实,他们定期派医生到访,也会带来食物补给。
  除了思念故土而执意返回的老人,近年来,还有一批年轻人不顾政府禁令潜入禁区,他们为的是探险、猎奇。他们通常组成10~15人的队伍,假装成军人,静悄悄避过关卡潜入。
  有人认为,可以将禁区变成生态旅游区招揽国际游客,为此官方开办了切尔诺贝利禁区“极限旅游”。游客参加该旅游项目必须签订特别协议,主要内容是承诺不从禁区带走任何东西,严格听从导游安排,不能擅自离队。游客的着装也有要求,需要穿长袖衣服,尽量少暴露身体皮肤,尤其不能穿凉鞋和赤脚,因为土壤是受污染最严重的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从城市的垃圾分类农村环境要做哪些改变